当前位置:巴黎人网投 > 巴黎人新闻 >

绝无不公
栏目分类:巴黎人新闻   发布日期:2019-08-12 17:11   浏览次数:

本文简介:记者杨佩琪/台北报导 高等法院民事庭法官杨絮云在同为法官的丈夫周盈文的陪同下,出面控诉遭最高法院职场霸凌,利用人工分案漏洞,将大量案件堆到她身上。杨絮云并提出11项证...

绝无不公

记者杨佩琪/台北报导

高等法院民事庭法官杨絮云在同为法官的丈夫周盈文的陪同下,出面控诉遭最高法院职场霸凌,利用人工分案漏洞,将大量案件堆到她身上。杨絮云并提出11项证据,要证明最高院说谎。最高法院对此也发出声明,澄清
并无刻意分案不公或恶整情事。

▲杨絮云与丈夫周盈文皆为高等法院法官,分属刑事、民事庭,提到遭职场霸凌,杨絮云崩溃趴在丈夫肩膀上痛哭。(图/记者杨佩琪摄)

最高法院表示,为确保分案作业的独立性与公平性,屏除不当干涉,目前各审级法院审判分案系统,均使用司法院资讯处统筹设计的电脑乱数抽签分案资讯系统。

最高院2003年启用电脑分案,至于院长郑玉山曾在会议中表示刑事庭案件有大、小袋之分,故无法以电脑分案等语,意指当时的作业系统无法一次将刑事大、小案件以电脑自动分出,而最高院旧有的分案法官制度,也已于2018年1月取消。

对于杨絮云退科重分的案件,目前皆已审结,总计退科案件共有34件,并无其所称还有10多件未审结的情形。至于霸凌一事,最高院强调已在日前说明,绝无刻意分案不公,或利用分案制度恶整情事。

▲对于高等法院法官杨絮云控诉遭分案霸凌,最高法院也做出澄清。(图/记者杨佩琪摄)

根据杨絮云提出的11项证据分别是,最高法院院长郑玉山在2017年12月25日法官会议中表示民事事件以电脑分案是可行的,意指该院的民事案件在会议前并未实施电脑分案,日后改采是可行的。

另同一次会议中,郑玉山又表示,刑事案件有大、小之分,故无法以电脑分案,并建议保留分案法官制度,也证明最高法院在会议前,都未实施电脑抽签分案。

在2018年3月13日的会议中,决议民事专庭事件,比照先前专利事件分别订定分案轮次表,请资讯室尽速完成电脑程式编写,足见会议前都未编写,以致仍未能以电脑抽签分案办理。

综观上列证据,第4项证据也因此可证,最高院并没有以电脑抽签分案,才会需要分案法官。第5项证据,为2019年7月26日,最高法院书记官长在办公室内,与丈夫周盈文,也是高等法院庭长,当着监察委员面前对质时,明确表示该院没有电脑分案轮次表。

第6项证据,从2017年6至2018年3月杨絮云负责的特殊商事案共分到20件,同庭的其他6名法官,总计共分到15件,绝对不是电脑抽签分案的结国。

第7项证据是根据106年3月至107年2月诉字专庭统计表,可见其他专庭法官所分得案件数量都有明显落差,也绝非是电脑抽签分案会出现的结果。


Copyright © 2015-2019 版权所有 Power by 巴黎人网投   索引地图-手机版
线上网投 巴黎人新闻 网投中心 网站导航